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三《闭月.月影貂婵》作者:周国平 go on朗诵

皓月当空,天地已哑。露珠在翠叶上滚动,轻轻的、轻轻的,宛如无声的雷鸣。而此刻,我的眼中已噙满泪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啊,一个传说为何如此的永恒?我依稀能看到你的容颜,我仿佛能听到你的歌声!我在祖先沉睡的大地上,我在岁月流逝的虚空里,就像月光一样,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由此及彼的移栖。 然而,我却不能将我的悲伤告诉你,我也不能将我的情愫带到你的身边。你是一个美丽的侧影,你是一幅绝伦的图画。你留下了一个永不易朽的名字:貂婵!英雄已去,誓言不改!儿女情长,宛在天地的中央。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的怀想?究竟是什么让我长久的迷茫?此刻,我的胸中已结满了秋天的诗句,我的额头已撞击出空旷的回声。貂婵,请将你衣袖上的泪水洒落到地上,请将你秀发间的落花轻拂于空中。无论过去了多少岁月,无论时光怎样的流转,总会有人在歌声中让你还乡,总会有人在琴音里让你不再忧伤!我不是你的第一位造访者,我更不是你最后一位凝望你的人。你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你的一切,都已经化为了一滴永恒的泪珠!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二《落雁.回望昭君》go on 朗诵 作者 周国平


  很久了,夜,也深了!毡房里的灯火还在明明灭灭,诗句已不再有声,琵琶亦已沉寂。只有塞北的风仍在一个劲儿地吹着……  乳名轻唤,故乡已远。从长安到塞北,一路的车辙,一路的黄沙。与你一路走来的,究竟是风?还是雪?若有花朵在绽放,若有星光像梦一样飞,就有思念在心头,就有苦难在怀中!  今夜,又是一个山高水长的阻隔,又是一段泪水模糊的时光。昭君啊,你的书卷为什么总是要由后人来替你打开,你的呐喊为什么总是要由历史来替你结束?  在家乡向阳的山坡上,青藤和红花记住了你的罗裙和面容。你是新娘,也是母亲,你是月光,也是水。  如无使命,你便不是昭君,如无亲情,你便不是母亲!你已别无选择,就像今夜的千里月明,就像天涯的楼头落日,一样的苍茫、一样的无奈!昭君啊,看着我墙壁上的这幅无声的图画,听着远古传来的阵阵叹渭,我又一次想起了你。没有马车可以去找寻,没有斗篷可以去御风,只有…..只有今夜的星光在大地上自由地飞升,在我的心上美丽而又动人地闪耀。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沉鱼.千年西施》go on 朗诵 作者 周国平

透过两千年的时空,一枝别样的花朵在悠悠绽放,一个如水的女子从波光粼粼的照影中走来。绿水荡漾,纤手弄巧,洗练一样的白纱,将无边的春意 轻轻洒开。这是三月的清晨,这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纱溪的流水将我载到了这里。隔着岸边那些青青的瓜蔓、隔着长堤上那些泥土的气息,我似乎能感受到那远古的琵琶声、能清晰地听到那皎月下的吟诵:“棹声一去两千年,范蠡li2西施逐暮烟,自是不寻寻便得,五湖云水 岂无边!”

    流水不断,轻舟不停,而我却不能不停下脚步,站在这如梦一样的江南,站在这西施离去时那千古一瞥后却依然如诗如画的村庄。我没有随同游人去观看那些纪念西施的楼阁和长廊,我只是站在浣纱溪的边上,静静地想那时的风、那时的月,还有池边、丛林里的那一抹淡淡的绿影。韶光飞逝,天路悠悠。此刻,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那些嘶鸣的战马,釜钺和刀枪与一个绝色的女人联系在一起,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一个浣纱的村庄少女放在那段历史的回声中。我喜欢一个更为纯粹的故事,我喜欢一个浪漫的结局。

从愈来愈多的游人眼中,我看到了他们的疑问,看到了一种永远的惆怅在他们的心上涌起怜悯的波涛!江声浩荡,溪水淙淙,一个美丽的远古女子,她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遐思和梦境?芳踪已远,吴、越江山已成旧事,而西施,你的容颜却因何不老?

闭月.月影貂婵 撰文:周国平 朗诵:琢玉(又名明月千心)

皓月当空,天地已哑。

露珠在翠叶上滚动,轻轻的、轻轻的,宛如无声的雷鸣。

而此刻,我的眼中已噙满泪水!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啊,一个传说为何如此的永恒?
   我依稀能看到你的容颜,我仿佛能听到你的歌声!

我在祖先沉睡的大地上,我在岁月流逝的虚空里,就像月光一样,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由此及彼的移栖。
   然而,我却不能将我的悲伤告诉你,我也不能将我的情愫带到你的身边。

你是一个美丽的侧影,你是一幅绝伦的图画。

你留下了一个永不易朽的名字:貂婵!
   英雄已去,誓言不改!儿女情长,宛在天地的中央。
   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的怀想?究竟是什么让我长久的迷茫?此刻,我的胸中已结满了秋天的诗句,我的额头已撞击出空旷的回声。
   貂婵,请将你衣袖上的泪水洒落到地上,请将你秀发间的落花轻拂于空中。
   无论过去了多少岁月,无论时光怎样的流转,总会有人在歌声中让你还乡,总会有人在琴音里让你不再忧伤!
   我不是你的第一位造访者,我更不是最后一位凝望你的人。你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你的一切,都已经化为了一滴永恒的泪珠。

鲁迅《野草·题辞》go on 朗诵

《野草》题辞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鲁迅记于广州之白云楼上

那时 你老了 朗诵 左旗 作者:郁葱 改编:左旗

作曲 : 左旗
作词 : 郁葱
作者:郁葱 改编:左旗
我想
在一个瞬间,
翻过许多页码,
那时的你,
如我们见到的
许多疲惫的影子,
那时
你老了。
你老了,
总在不经意间

回忆着许多
覆盖在生命短草上的时日。
一些语言、
一个场景、
一首诗,
一个你一直忘记,
却又突然
浮现在眼前的容颜。
阳光不同了,
绿不同了,
夜晚不同了,
而经历 依旧,
你熟悉的旋律
依旧。
步履蹒跚时,
你看到那么多
曾属于自己的鞋子,
照片上的容颜,
也同背景中
熟透的苹果一样
不可采摘。
那时
你老了,
再也没有了难以消解的夜。
没有了湿润的嘴唇
没有了充满热望的火焰,
没有了充盈,
没有了叫喊,
没有了淹没血液的
激动的期盼。
那时
你老了,
平静的声音
细微的脉搏
温和的目光
你总在想:
离开的是谁?
走来的是谁?
身边的,
又是谁?
那时
你老了,
那曾经年轻的
都在变老。
你会说:
那时的痛、缺憾、
甚至背弃,
都多么的好,
那时
枯干的手
是张开的,
曾经随意丢掉的
那些夜晚,
如珍珠一般
从指缝间
纷纷洒落。
那时
你老了,
而那些你爱过的人
和爱过你的人,
也同样
老了。

爱莲说 (北宋)周敦颐 阿春朗诵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
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
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
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
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
宜乎众矣!

徐志摩《再别康桥》- 现代诗 朗诵

徐志摩《再别康桥》- 现代诗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1928.11.6 中国海上

《当你老了》 叶芝 天海无贝

茅德·冈
(Maud Gonne)
(1866-1953)
叶芝对她的爱情终生不渝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以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

飞白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