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 你老了 朗诵 左旗 作者:郁葱 改编:左旗

作曲 : 左旗
作词 : 郁葱
作者:郁葱 改编:左旗
我想
在一个瞬间,
翻过许多页码,
那时的你,
如我们见到的
许多疲惫的影子,
那时
你老了。
你老了,
总在不经意间

回忆着许多
覆盖在生命短草上的时日。
一些语言、
一个场景、
一首诗,
一个你一直忘记,
却又突然
浮现在眼前的容颜。
阳光不同了,
绿不同了,
夜晚不同了,
而经历 依旧,
你熟悉的旋律
依旧。
步履蹒跚时,
你看到那么多
曾属于自己的鞋子,
照片上的容颜,
也同背景中
熟透的苹果一样
不可采摘。
那时
你老了,
再也没有了难以消解的夜。
没有了湿润的嘴唇
没有了充满热望的火焰,
没有了充盈,
没有了叫喊,
没有了淹没血液的
激动的期盼。
那时
你老了,
平静的声音
细微的脉搏
温和的目光
你总在想:
离开的是谁?
走来的是谁?
身边的,
又是谁?
那时
你老了,
那曾经年轻的
都在变老。
你会说:
那时的痛、缺憾、
甚至背弃,
都多么的好,
那时
枯干的手
是张开的,
曾经随意丢掉的
那些夜晚,
如珍珠一般
从指缝间
纷纷洒落。
那时
你老了,
而那些你爱过的人
和爱过你的人,
也同样
老了。

爱莲说 (北宋)周敦颐 阿春朗诵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
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
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
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
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
宜乎众矣!

徐志摩《再别康桥》- 现代诗 朗诵

徐志摩《再别康桥》- 现代诗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1928.11.6 中国海上

《当你老了》 叶芝 天海无贝

茅德·冈
(Maud Gonne)
(1866-1953)
叶芝对她的爱情终生不渝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以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

飞白 译

《属于》枫林主人 朗诵:Goon

属于

 

作者:枫林主人
朗诵:Go on

 

我不知道自己属于谁
谁又属于我
当岁月从浮华中穿过
晚霞
只将一个清瘦的影子
投进了静静流淌的清波
当雨丝不再交织
天空中亮白的云朵
当阳光消融了
窗台上昨夜的那场雪落

 

我不知道你属于谁
谁又属于你
当人生从岁月中穿过
风儿
只把一个温暖的笑容
悄悄绽开在守候的心窝
当青春不再怂恿
一场风花雪月的饶舌
当我已经习惯了你
平常而又美丽的繁琐

我不属于白昼
白昼是黑夜的行走
你不属于黑夜
黑夜是白昼的归卧
只要开门时
一起看崭新的太阳升起
只要关窗时
不会漏了那一缕枕前的月色

 

枫林主人言:此篇《属于》意在描写静静相守,共度岁月的平常人家,夫妻相牵多年后,些许的人生感悟。

[配乐朗诵]明珠泪 诗:枫林主人 诵:Go on

有着一样的透明
我是乏味的玻璃
你是水晶

有着不一样的质地
我易碎
而你晶莹

有着相同的味道
我咸涩的泪水
流在你咸涩的海水

有着不同的形状
你在茫茫的汪洋
我是汪洋里
那一滴坠落的漂零

我醒在狭小的壳
不能看见
你能看见的长天烟霞
我眠在温暖的壳
无法分担
你正在承受的急雨狂风

多年后
你化成了沉默的桑田
我也完成了那只贝壳里
咸涩的蒸凝

它是一颗带泪的明珠
比我的原来要坚硬
幽幽的闪烁
比你的原来还晶莹

那不是炫耀
只是一道
因思念而裂开的伤痛

枫林主人《月光之城》 朗诵:GOON

作者:枫林主人

朗诵:GOON

你一定记得

那座月光之城

我甩落一身碎片

抖散一堆目光

也不能换回的风景

你知道

我厌恨主义

厌恨一切所有的主义

厌恨道德、荣辱

和那些弹性十足的世故

它们是漂白的纱

沾满了血迹与尘埃

它们是用知识

放牧的一支

永世不归的羊群

为此

我厌恨学问

厌恨无处不在的精致

它断绝草木、层峦、落日、云海

与我的联系

使一切无辜的本真

在今生

远隔千里

你一定珍爱

这片月光之城

当爱情忘了爱欲和性别

穿越流沙而来

月光

正从群山之巅升起

雪白的雪

为尘世的罪

漫天告解

银狐跳过枯枝

飘动着蓬松的晶亮的尾

给月光引路

暮风

吹乱你的长发

你站在原地

呵手冲我微笑

你说:现在,没有觉得快乐

也不感忧郁

我不为来此

却专为来此

当我转身回望

那一片远去的灯火

白鹤正驾起双翅

飞过月光

衔着我们在尘世上

叫过的名字

[配乐朗诵]《拥抱母亲》go on朗诵 作者:珊美人

作者:珊美人

诵读:go on

  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因刚刚做了胆囊切除手术,本已衰老的身体更加虚弱了。那天晚上,母亲下床小解后怎么也上不了床,当时,我就那么轻轻地一抱,就把母亲抱到了床上。也就是这么轻轻地一抱,竟使我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动。

上了床的母亲不愿躺下,就那么实实在在地靠在了我的怀里。那时我感到了母亲的瘦小。我搂着母亲,并且轻轻地晃着母亲,母亲那一头苍白的头发就散乱在我的眼前。我低头给母亲理那头发时,母亲的双眼闭着,眼角却溢了几滴泪水。我给母亲擦了擦,母亲说:“你小时候,我就这样抱着你,你不老实,老是乱蹦乱跳……”我说:“妈,你想让我抱着吗?”母亲说:“想,你抱住我,我心里就踏实。”顿时我的眼睛就湿润了。
母亲紧紧握住我的手,于是,我就那么一边轻轻地抱着母亲,一边轻轻地晃着母亲,我感到我就是母亲的支柱,就是母亲的胆量,就是母亲的依靠……我的泪,竟忍不住掉在了母亲的脖子上。
把一个人抱在怀里是因为心中有爱,那是一种深沉的爱,一种无法描述的爱,一种比所有语言的表述都要博大凝重的爱。小时候母亲经常抱我,抱着我下地,抱着我拾柴……我要是乖巧母亲还会亲我的脸蛋了,我那时就会搂住母亲的脖子,那是一种渴望,一种依赖,一种让我终生难忘的幸福。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就不愿让母亲再抱了,最多会让母亲扳着脸看看我胖了还是瘦了。当我长到渴望和异性亲热的时候,我会激情地抱住男友(原文为“男友”,出于男声诵读需要,我这里改为“女友”),或是让他紧紧地抱住我,甚至热烈地亲吻,却不愿再接受母亲的双臂和胸怀了。这时的母亲,就只有用慈祥的目光、或是我喜欢的食物来表达她深深的母爱了。但就在那个晚上,我抱着母亲时忽然感到,那个搂着我脖子撒娇的母亲就是当年的自己,而我就像重新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一样,那么甜蜜,那么幸福。
当晚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到夜里10点钟时母亲说:“我想睡了。”我说:“妈,我把你抱到床上吧。”母亲说:“好。”于是,母亲就搂住了我的脖子。我把母亲放到床上时,母亲竟然出乎我预料地说了句:“好幸福啊。”继而就是响亮的笑声。
我在这笑声里充满惭愧。我们会激情满怀地抱住恋人去倾吐炽热的爱恋,我们会喜不禁地抱住儿女去倾吐脉脉的爱意,可是,我们是否想过去抱一抱年迈的母亲呢?分出一些拥抱给自己的母亲吧,用我们最温暖的身体、怀着挚热的情感拥抱母亲,这是对那份沉甸甸的母爱给予的最温情的回报。

 

[配乐朗诵]go on朗诵《清秋引》(枫林主人)

柳堤飞雪,川草沉烟,深馆乱红吹暮。

         才几日,须蔓缠叶,南篱翠披苍附。

         残荷潭影,更被雨碎,斜织帘外陌前树。
        凭上层楼,山河当在,
         念人事、爱恨离离,胜去秋凉几度。
         十年幽梦,半宵帐灯,昨日可堪惊顾?
         一襟明月,满目青枝,到如今,知谁惜护。

         世事从来无定数,
         教多情人,饮尽苍凉,千杯难诉。
         都道平常,真个平常?自遣原来是自误。
         抱孤高,拼寂寞,虽深境无人,也胜繁尘迭步。
         闷坐空庭休自语,那落红听见,岂安心归赴。
         劝花郎,莫扫落径,西风一夜总吹去,
         何苦惹、人花两相负。

        

        飞鸿过,千山黄遍,清江上,点点流影,肯能挽住?
         揣袖望雪亦有时,只恐它未到南浦,我已到、梦里深处。